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推荐][图文]书法作品欣赏的层次和角度

[日期:2011-03-05] 来源:原创  作者:傅德锋 [字体: ]

书法作品欣赏的层次和角度

 

傅德锋

 

 

 

欣赏品评书法作品,向来被人们视之为风雅之事,通过欣赏品评,既可以获得审美感官的愉悦,又可以取长补短,提升自己。优秀的书法作品则既可以既提供给欣赏者以技法技巧上的借鉴,又能够从思想境界上给人以启发。书法在古人那里,一般主要以实用为主,但也时常于书斋案头观赏把玩。在电脑信息时代的当下,书法渐次退出实用领域,然其审美欣赏功能在进一步加强。书法展览的出现,使得书法的这种欣赏审美功能得到了有效的强化。作品幅式的加大和形式上的各种尝试和探索,反映出时代审美趋向的明显变化。

 
 

                         傅德锋在挥毫

 

 

 

书法作品的欣赏,存在欣赏层次和角度的问题。同一件书法作品之于不同的欣赏者,会得出迥然不同的感受和看法,其实这实属正常。就欣赏层次而言,包含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书法作品本身的层次和品位,古人将书法作品分为五品,即神品、妙品、能品、逸品、佳品,说明不同人的书法作品和同一个人的不同作品都是由高低优劣的区别的。对于古人的书作,早有定论,而对今人的作品如何定位,则关键在于欣赏者本人的审美眼光;二是欣赏者的层次和品位,由于每个人的知识结构和修养见识各不相同,在欣赏品评他人的作品时难免会出现很的差别,对于同一件书法作品会出现截然不同的看法;三是技术层面与道的层面的区别,技术层面的欣赏品评较好把握,因为古人流传下来的大量经典作品可以作为参照,而对于道的层面的欣赏,则比较模糊也不易把握。老子有言:“道可道,非常道”,对道的理解更多的只能凭借内心去感悟,语言的表述只能尽可能接近本心,而不能尽言。精神境界的高低取决于人的生活阅历和综合素养的深浅与好坏。

 

 

 

一个书法家再怎么优秀也不可能使其作品面面俱到,一件作品再怎么出色,也不可能使所有的欣赏者都看好。艺术的本质就是个人风格的塑造和创作者本人的思想感悟的自然体现,它具有很强的个人化倾向。艺术既讲究共性,也更讲究个性。离开共性的艺术品特别是书法作品,很有可能会堕入旁门左道,流为野狐禅,不为人们所一致首肯,没有个性的书法作品,则失去了自身的创造力,也就不可能为人们所推重。

 

 

 

王羲之书法不激不厉,雍正典雅,以“中和”为美,是传统儒家思想的艺术性反映,共性的成分较多,个性也很强,因此他的艺术高度人所共识,影响百代。其楷书师法钟繇,草书取法张芝,并能博取众长,自成一家,兼善各体,饮誉千载,历来有千古“书圣”之美称。其书法作品流传较多,唐朝时,太宗李世明甚爱其书,在其所作《王羲之传论》中誉之曰:“旷观古今,堪称尽善尽美者,岂惟王逸少乎!观其点曳之工,裁成之妙,烟霏雾结,状若断而还连,凤蘙龙盘,势如斜而反正,玩之不觉为倦,览之莫识其端。”大加推崇,于是右军书名日著。但尽管如此,也仍然会遭到他人的批评,唐人张怀瓘反其道而行之,推子敬而抑逸少,说:“逸少草有女郎材,无丈夫气,不足贵也!”又说:“逸少则格律非高,功夫又少,虽圆丰妍美,乃乏神气。无戈戟銛锐可畏,无物象生动可奇。是以劣于诸子。”(《论书》)此种评判,显然是欣赏品评角度的不同所致。

 

 

 

颜真卿书法在人们眼里富有刚正忠义的庙堂之气,故后世帝王对颜真卿也多有誉美之词。唐开成元年(836),文宗授颜真卿曾孙颜宏式为同州参军,其诏书称:“朕每览国史,见忠烈之臣,未尝不嗟叹久之,思有以报……庶使天下再新义风。”其实这正是对颜真卿的评价,推人及书,颜真卿实可当之。 清康熙帝亦说:“史称颜真卿立朝正色,刚而有礼,非公言直道不萌于心,天下不以姓名称,咸曰‘鲁公’。而独为权奸卢杞所忌,遣谕李希烈,竟被贼害。观其赴火骂逆,何其烈也……觉忠义之气,犹勃勃楮墨间,朕重其人,益爱其书,不啻愈于球璧矣。”可谓对颜真卿书艺人品推崇备至,无以复加。

 

 

 

尽管如此,但由于审美观的不同,对颜书的评论也出现过不同的观点。如米芾对颜体正楷就有持否定态度的言论,他说:大抵颜、柳挑剔,为后世丑怪恶札之祖,从此古法荡无遗矣。”(《宝晋英光集》)“颜鲁公行字可教,真便入俗品。”( 《海岳名言》)李煜也有类似的观点:善法书者,各得右军之一体。真卿得右军之筋,而失于粗鲁。颜书有楷法,而无佳处,正如叉手并脚田舍汉。”(《书述》)这些贬抑颜书的观点,自然要受到崇颜派的批驳。清冯班说:颜鲁公书磊落巍峨,自是台阁中物。米元章不喜颜正书,至今人直以为怪矣。鲁公书如正人君子,冠佩而立,望之俨然,即之也温。米元章以为恶俗,妄也,欺人之谈也。”( 《钝吟书要》)孙承泽也不同意贬低颜楷:宋人谓鲁公真不如行,有意不如无意,此非深知鲁公者也。宋人无真楷,坐是故耳。鲁公书道辉映千古,终以楷为极则也。对于所谓颜体”“粗鲁包世臣也有不同见解:平原如耕牛,稳实而利民用。”(《艺舟双楫》)从艺术鉴赏的本质意义而言,这些都实属正常。

 

 

 

品赏者观点立场的各不相同,自然会出现不同的看法,真正优秀的书法作品及其作者也不会因为一些反面的批评言论而减弱其艺术魅力和对后世的影响。这就是优秀作品本身的艺术品位经得住时间的考验。

 

 

 

启功先生和刘炳森先生书法在当代饮誉海内外,生前可谓几无异议,然则百年之后,亦有“当代馆阁体”和“俗书”之讥,其实这也是欣赏层次和角度的不同所导致。他们的书法深受广大老百姓青睐,原因就是其书通俗易懂。事实上,他们的书法尽管确有程式化之弊,但毕竟还是有其特定的价值存在的。

 

 

 

当代流行书风,圈内人多有推重,但在老百姓眼里,却因为诸多原因,并不看好。关键也并不完全在于“看不懂”,乃是因为流行书风的很多作品本身不具备大众审美观所能认同的艺术特点。流行书风自有其存在的理由和价值,但因着自身的种种局限,其在社会上的传播便大打折扣,只能在特定的范围内风行一时。流行书风能否经受住时间的考验,这个问题恐怕只能留给历史来作出鉴别了。

 

 

 

欣赏品评的个性化和艺术作品的个性化道理都是一样的,一家之体和一家之言,反映的都是具体个体的观点与特色,只不过因着品赏者和书作者自身的社会影响力而在一定程度上左右着人们的看法。话语权的有无与强弱始终决定和影响着大众对审美对象的欣赏与品评。因此,当代书坛对话语权力的争夺自然就不可避免。各种“主义”“流派”的出现与争论,既有艺术的因素,也有社会的因素,“换汤不换药”,透过艺术争鸣的表象,我们明显能感觉到人们对名利地位的争夺。这种情况在市场经济社会背景下自然是无法避免的。

 

 

 

但好在历史毕竟是公正的,层次角度不同也罢,观点立场有异也罢,褒也罢,贬也罢,真正优秀的书家和作品最终还是会在历史上留存下去。而对于那些不乏个性化的品评言论,自然需要人们以辩证的眼光来看待了。

 

 

阅读:
录入:书画院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张敏作品《春长在》
下一篇:车轩作品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