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中国书协原副主席、现任顾问聂成文先生书法作品欣赏

[日期:2011-03-05] 来源:  作者: [字体: ]

聂成文书法作品欣赏

 

当代著名书家二十人系列评论之三  聂成文

 

                               文/傅德锋

 

 

 

 

 

 

                               聂成文先生近照

 

 

 

 

 

聂成文,男,19462月出生,汉族,高中学历,中共党员。曾任任中国书协副主席、草书委员会主任、辽宁省文联副主席、辽宁省书协主席。现为中国书协顾问。多年来在主持辽宁书协工作,成绩斐然。重视少儿书法后备人才的培养,大力宣传辽宁老一辈书法家并推出中青年书法家群体。曾参加第18届全国展,18届全国中青年书法展以及中国书协举办的各种展览。此外还参加了中日书法家展、中国赴巴黎书法展等国际艺术交流活动。著有《加强基本功训练是当务之急》等数10篇论文,出版《聂成文书法集》、《聂成文书画集》。获辽宁省政府文艺奖、中国书协创作成就奖。

 

 

 

 

 

 

 

观聂成文先生草书作品,便不由让人情不自禁地吟哦起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名篇《琵琶行》当中的句子: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聂成文先生在挥毫

 

 

 

聂成文草书给人的直观感受是云烟满纸、纵横争折,人喊马嘶,旗幡飞舞,征战沙场一片狼藉。

 

 

 

 

                    聂成文先生书法作品

 

 

 

 

 

 

狂草始于汉末张芝,兴盛于张旭怀素,线条诡异,气势奔放,如千军竞发,似万马奔腾,犹江河决堤,其势莫挡。至北宋黄庭坚,则强化点画的疏密对比,将密集的点杂于如同长枪大戟的横竖撇捺之中,用笔一波三折,多跳荡之意,则大草新境出焉。明代祝允明、傅山、王铎各自成家,俱臻其妙。祝枝山草书在于用笔的劲利与结体的奇崛,而傅山王铎则强调旭素大草的体势连绵。清代黄慎则又将黄庭坚点线运用的特点加以改良,其作众星列汉,似万弩齐发,点画密集,笔挟风雨,气度非凡。

 

 

 

 

                    聂成文先生书法作品

 

 

 

 

 

 

 

聂成文狂草则借鉴黄慎突出点法的结字方法,又兼具山谷草书的长枪大戟之特征,而在用笔上又不乏旭素狂草的恣意。通篇观之,意气风发,气势骇人,如狂狷之士,大醉之后狂呼奔走于闹市,人或惊之避之,或奇而观之,每穿街过巷,则万头攒动而人声嘈杂,笑声、哭声、赞声、骂声、怨声、叹声混成一片,不绝于耳,聂先生作草至得意处则不计工拙,纵情挥洒,以此喻之,有何不可?

 

 

 

 

                       聂成文先生书法作品

 

 

 

 

 

 

 

草书之难,难在得势,其中揖让相合之法,亦非能勉强得之。张旭观公孙大娘舞剑而悟用笔之意,后又观公主与担夫争道,乃悟行款揖让之法。怀素观夏云多奇峰而悟草书用笔之妙,这些都充分说明草书创作的灵感皆由自然与现实生活中得来。而狂草作为书法皇冠上镶嵌的一颗明珠,其艺术表现力之强确非其它任何一种书体可比,真则字终意亦终,草则行尽势未尽。草书的笔意最能表达作者的个性和思想情感。通常而言,快速流畅的笔调可以表现出一种喜悦愉快的心情,郁勃顿挫的笔调,可以表现出一种悲愤激昂的情绪;沉着舒缓的笔调可以体现一个人的沉密安祥;不徐不疾,悠游自如的笔调可以显示出一个人的简静平和。总而言之,可以达其性情,形其哀乐,可以骋纵横之志,散郁结之怀

 

 

 

 

                   聂成文先生书法作品

 

 

 

 

 

 

 

擅长狂草的大家,多能豪饮,借助酒的力量而将其功力和才情发挥到淋漓尽致的程度,张旭怀素尤其如此,张公性嗜酒,豁达无所营怀素饮酒以养性,草书以畅志;时酒酣性发,遇寺壁、里墙、衣裳、器皿糜不书之

 

 

 

 

                       聂成文先生书法作品

 

 

 

 

 

 

 

而聂成文先生却认为作狂草在于意醉,未必需要酒来辅助。他曾作一狂草歌行来表达自己不必饮酒也能至颠狂忘我之境界的情况。当然,这作为一家之言,未必没有道理。但我们从李白斗酒诗百篇与颠张醉素大醉后作书来看,酒有时真的能大大激发人的创作激情,从而有超乎寻常的发挥。笔者本人对此亦深有体会。

 

 

 

                    聂成文先生书法作品

 

 

 

 

 

 

 

 

聂成文先生的草书从整体上来看,气势宏大,撼人心魄,但有时只顾情感的尽情喧泄,而对点画的质量关注不够,虽说不计工拙,点画狼藉未尝不是一种自我风格,但从旭素狂草从心所欲不逾矩的情况来看,适当提高点画的精到性,其实更会强化作品的耐读性,远观气势,近看点画,二者兼顾,能够大大提升作品的艺术含量。聂先生狂草气象虽大但笔法失之荒率,偶有信笔之嫌。旭素真醉而书,反致点画清俊,笔笔到位,聂先生佯醉,却似时有不能自控之笔也。

 

 

 

 

                   聂成文先生书法作品

 

 

 

 

 

 

 

当然,在狂草式微的时代,在少有的几位擅草者中,聂成文先生无疑是一位具有引领意义的闯将。有人曾认为聂先生是功力大于才情的书家,但才情对于狂草的创作似乎尤为重要。只是才情若没有相应的功力的支撑,则亦不能达到功性合一的高超之境。聂先生于狂草之外,对其它诸体亦各有所长,然譬如怀素,仅狂草一体就足以言家,雄肆如聂先生于此得焉。

 

(本文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2008年7月17日第29期2版)

 

 

                   聂成文先生书法作品

 

 

                   聂成文在接受记者采访

 

 

 

               聂成文先生书法作品

 

 

 

 

阅读:
录入:书画院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